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浅论赵耀东《河套往事》《三娘子的五色草原》的梦境描写

2021-07-15 11:54:51

  摘要:内蒙古作家赵耀东创作的长篇小说《河套往事》和《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出现了很多的梦境描写。本文结合文献资料,将两部小说中出现的梦境分为四类:回忆往昔的梦境、与现实对照的梦境、与现实相反的梦境和预示未来的梦境,认为回忆往昔的梦境是小说人物怀念以往的富裕生活和向往富裕的生活;与现实对照的梦境是小说人物的身体或者亲人的身体欠安后因担心造成的和由于自身的潜意识造成的;与现实相反的梦境是小说人物由于惧怕某种悲剧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而造成的;预示未来的梦境是由于人的某种心理感应所产生的。两部小说所运用的梦境描写是单纯的,只限于或只服务于小说文本和人物的单纯性,并未作任何意义的延伸。

  关键词:赵耀东;《河套往事》;《三娘子的五色草原》;梦境描写

  由内蒙古教育出版社推出的《蔚蓝色的故乡》系列丛书共包括18部作品:散文集11部、诗集3部、小说4部。其中内蒙古70后代表作家赵耀东的长篇小说《河套往事》[1]和《三娘子的五色草原》[2]的梦境描写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将梦境写入文学作品中,是中外作家常作的事情,“周作人和废名也曾提出‘文学不是实录,乃是一个梦’与‘文学即梦’的文艺思想”[3]。在赵耀东的长篇小说《河套往事》和《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人物几乎都有各自的梦,作品中描写的梦境都起到了不同的作用。以张贵和张进财为代表的人物做的是回忆往昔的梦;以张进财、张成、陈锦绣和钟金、阿拉坦汗为代表的人物做的是与现实对照的梦;邬三和钟金做的是与现实相反的梦;张成、杨大全和阿兴喇嘛、索南嘉措、阿拉坦汗等人做的是预示未来的梦。

  一、回忆往昔的梦境

  有些人对以前经历过的事情记忆犹新、不想忘记,因此,会在梦中对一些美好的事情进行回忆,也叫回忆梦。“即做梦人对以前所经历的事件、人物和地点在梦中以与其相似的内容再现出来。”[4]“梦的分析是通向理解潜意识的皇家大道”[5]。《河套往事》中的张贵,经常会做关于他祖上的一些梦,“在梦乡中又一次回到了阳光充沛的少年时代,他看见三叔拉着他的手在一条繁华的街上走着,三叔的手很大,很热。他给他买了一个糖葫芦,是海红子做成的,咬上一口,又酸又甜。三叔领着他进戏园子,三叔就爱听戏,自己唱得也很好,张贵听他唱过《空城计》。再后来,他梦见很多人来他家搬东西,那些人的表情很凶,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搬他家的东西,他到处找三叔,可哪儿都找不到他的身影,后来他再跑到了戏园子里找三叔,戏园子里人山人海,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就在张贵四下张望时,台上一阵锣鼓,戏开了,一个老生走上了台,高声唱道: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司马领兵往西行/一来是马谡无谋少才能,二来是将帅不和失街亭/你连得三城多侥幸,贪得无厌又夺我的西城……三叔!张贵一听就是三叔的声音,他高声地喊三叔,可他的声音还是淹没在一片叫好声中,在他的眼前,人们都陶醉在三叔精美的唱腔之中,无暇顾及他。在抑扬顿挫的声调中,他仿佛看到司马懿杀气腾腾的兵马,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三叔不慌不忙地抚着琴,微笑地看着司马懿,然后琴声响起,在铮铮悦耳的琴声中,玄机四伏,只见司马懿大叫一声,领着兵马四散奔逃,张贵一下笑了,内心的愁云顿时变成了轻松,他再看台上的三叔已经脱掉了戏服,一个人坐在戏台的一角,举着酒壶在喝酒,台下的人走光了,张贵眼中那个充满智谋的三叔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酒鬼。梦仍在延续,三叔举着酒壶喝呀喝,从夏天喝到冬天,从青丝喝到白发,后来张贵看见三叔一个人蜷在戏台的一角死了,雪花覆盖了他的半个身子,他的头发里全是草屑和虱子。他死于清晨,张家的人已经无力打发他,用一张草席卷了将他草草掩埋。”这是张贵梦境的内容。他通过梦境回忆往昔的幸福的、富裕的生活,真真切切。因为在当下,他生活得很艰苦,对于往昔的幸福的日子非常想念,所以,就通过梦境去回忆,既是对现在生活艰苦的自己的一种安慰,也是对往昔自己不知福的一种忏悔。

  张进财小时候的梦境与张贵的不同,他并没有亲身经历那些繁华的生活,只是他父亲的讲述使他的潜意识受到影响,从而去幻想,再加上自己的幼小的思维活动,在原有的场景上进行加工和处理,就形成了张进财小时候的梦。“在温暖的光线中,张进财睡着了。有人在轻声叫他,那个人的样子,他看不清,他在一声声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我是你的三爷爷’”,“跟着他的三爷爷的身后走了。走了有半袋烟的时间,他听三爷爷长长地咳嗽了一声,他说咱们到了。出现在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庄园”,“院子很大,在院子里走动的人特别多,有的在喂骆驼,有的在磨面。张进财跟着三爷爷走在青石砖铺成的甬道,他边走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他问。‘这些人都是咱们家的长工。’三爷爷头也不回地说:‘咱们家光长工和佣人就雇了一百来号人。’穿过了几个门洞,进了一个很大的房子。在房子中央有一匾,上面写着:瑞聚华堂。”作者之所以让小张进财做这个梦,其用意是想通过张进财的梦来描绘出他祖上的富裕生活。与当下向人祈求剩饭余菜的现实生活进行鲜明对比。“对于梦的解释,精神分析学派认为梦是个体潜意识中被压制的各种欲望经过乔装打扮后畸变化的达成和显现。”[6]小张进财做这个幻想出来的梦,不仅是羡慕往昔祖上过的富裕生活,另一方面也表达了他也想过上那样的生活,表达了他内心中的欲望。总结下来,张贵的回忆往昔富裕生活的梦境承载了张贵的怀念之情和忏悔之情,而张进财的梦境是由张贵的传输和自身的加工处理而有了向往富裕生活的欲望。

  二、与现实对照的梦境

  在《河套往事》中,张进财因得天花昏睡不醒时做了梦。“在梦中,他从黑暗的水中浮上了岸,一连几天他都是觉得自己生活在水底”,由于身体的不舒服,造成了他梦境的一种压迫感和坠落感。当张进财的爹病入膏肓,张进财策马回家的途中遭遇哈斯的手下朝鲁等人的埋伏,中了箭后做的梦也同样如此,“张进财是三天后醒来的,三天里他感觉自己一直在水里游弋,水里很黑,什么都看不见,张进财想大口地呼吸,可他怎么也张不开嘴,仿佛在一个瓷器中,他的胸口憋得难受。”由于箭贯穿了身体,伤及肺部,呼吸困难,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小说中张进财的叔父张成身体虚弱,还发着高烧时做的梦,“病重的张成总是不停地出着虚汗,他做梦都梦见他坐在一个大火炉子旁边”。这三个梦都是由于身体的原因造成了梦境的出现。除了张进财和张成的梦,还有小说的反面人物陈锦绣的梦。“在梦中,张进财仍在他的身边,一脸谦和的笑容,一边对答着他的问话,一边看着他。他告诉张进财自己不止一次想杀了他,杀他的目的,是自己想在这河套没有对手,万德元成为对手时,他花大价钱雇了胡大魁灭了李振达全家。”这是陈锦绣想做的,他是在喝了张进财的酒后有了这样的梦境,他的梦境是现实的一种延续和假想。在《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也有与现实对照的梦境,但其成因和意义都不同。当钟金的阿哈在被奈曼明安辉特人突袭后严重的受伤、陷入昏迷之时,钟金在照料之余做的梦:“钟金在梦中,梦见阿爸带上她去打猎”,“她和阿爸一边吃着一边说笑着。这时阿爸突然不动了,一条蛇从阿爸的身后游走过来,阿爸被咬了一口,身体已经动不了了。钟金慌了,她把手里的半个狍子腿扔过去,才打走了那条蛇,阿爸的身体还僵直在那里,一动不动,后来钟金看见阿爸的手指开始变黑了,手臂也变黑了,脖颈也变黑了,再后来阿爸的脸面也在一点点地变黑,阿爸在一口口地吐黑血,钟金抱着阿爸,可嘴里的黑血还是源源不断地往出流,自己的手上和身上全是那黑色的血。”钟金由于担心受伤的阿爸,所以就做了这个梦。梦中的蛇好比是明安辉特人的箭,伤了阿爸,在梦境中的钟金拿半个狍子腿打走了蛇,这也代表着她想帮阿爸赶走明安辉特人。

  “阿拉坦汗一连几天都梦见自己骑在一只五彩的大鸟上飞起来,飞呀飞,飞到了一个地方落下,那只鸟就不见了,在他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板升,要比现在他住的王府大了不知多少倍,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川流其中,很像中原的城池。他逛着逛着,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宫殿,他推门进去,看见正殿里自己正端坐在那里。”与其说这是一个梦,不如说这是阿拉坦汗心中所想,他想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板升,想得久了,就会被自己的潜意识收录。这个也被人们称之为“潜意识梦”。人在觉醒时,大脑接受的信息量很大,有些信息不能及时被处理,便被自觉意识所掩盖或抑制成潜意识。这种潜意识在大脑中被储存起来,并在脑中刻下了痕迹。睡眠时,由于自觉意识被抑制,潜意识便会被解除或部分解除,从而在梦中清晰地显示出来[7]。阿拉坦汗向朝廷求得了通贡,他想安定下来,建立板升不仅可以使久经战乱的人民安定下来,还能向朝廷表明自己不再有进犯之心,是一举两得的事,于政治、于情理这都是他想要做的,想得久了就在潜意识当中保存下来,再由潜意识制造梦境,反馈给了阿拉坦汗。这两部长篇小说中的与现实对照的梦境的产生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自己的身体或者亲人的身体有了伤痛、疾病从而产生了梦境。二是由于潜意识的作用造成了梦境。

  三、与现实相反的梦境

  梦的性质是飘忽不定的,它可以与现实生活相连的,也可以是与现实生活反方向发展的。人们在梦中经历时如同是真实的人生历程,醒来后才发现原来那只是一场梦,并且还会从梦中得到或多或少的感悟[8]。在《河套往事》中的邬三在被栽赃为纵火犯时,他气鼓鼓地跑到黄脑楼公中想把这罪名坐实了,但想到自己的恋人阿霞就泄了气,于是就在杨家对面的一棵柳树下睡着了。“梦乡中,火一下着了起来。他躲在屋顶的阴暗处,幸灾乐祸地看着火光穿梭的人影,突然所有的人影都不动了,杨修站在院子中间,高喊着:‘把她带上来’。这时邬三看见了他的妹子披头散发地被人押上,阿霞衣衫不整,半个白灵灵的胸脯露在外面,她哪都黑,就胸脯白,白得刺眼。杨修拿着一根鞭子,狠狠地抽了她一下,女人惨叫了一声。”虽然在邬三的梦境中发生了他想做的事,可在现实中邬三因为顾及到阿霞并没有去放火,阿霞也没受牵连。

  在《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也出现了与现实相反的梦境。如钟金做的梦,“在梦的边缘她听见杂乱的马蹄声,她睁开眼,在一阵烟尘过后,她看见了自己的阿爸,她的心一阵欢喜,是阿爸过来看自己了,可当阿爸走到面前时,她发现阿爸的神情不对,他的脸色很难看,黑黑的。阳光下他的脸甚至有点变形。钟金站起身,走到了阿爸的面前”“他把手里的马鞭子背到了身后,绕着钟金四处张望了半天,他说:‘你为什么把那个僧人藏起来?’钟金一下愣了,她说:‘阿兴喇嘛已经走了,是你们赶走的’,‘胡说’,阿哈一下大怒起来,他说:‘他就是哈密草原上的一片乌云,他的到来,让我的牧民再也看不到灿烂的阳光,让男人变得越来越怯懦,女人变得越来越懒惰。’阿爸的声音尖利而生硬,钟金在那一刻,觉得耳膜生疼,她好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似的,愣愣地看着阿爸。‘我要把他找回来。’钟金坚定着自己的想法,她说。阿爸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固执,他狠狠地给了钟金两个耳光,这两个耳光带着风声,重重地落在钟金的心上。她没想到一直疼爱自己的阿爸会打她,会这么粗暴地对待她,她的眼泪一下倾流而下,她确实伤了心。泪水还在流淌,钟金从梦中醒来,她以为刚才那一幕是真的,还好,是梦。”但现实却相反,阿爸并没有打钟金,也没有责怪钟金的离家出走。她做这个梦是由于自己对阿爸的愧疚,面对疼爱自己的阿爸,钟金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的离家出走是错误的,是伤害阿爸的行为。在这个梦中阿爸对阿兴喇嘛的说辞在现实中并没有出现,反而阿兴喇嘛的到来给人们带来了和平,还救了阿爸的命。

  确实有的梦就是与现实生活的发展轨道是逆向发展的。邬三怕连累恋人作罢放火的念头,钟金喜爱阿兴喇嘛,更爱自己的阿爸,她怕阿兴喇嘛离开,更怕自己的阿爸生她的气。邬三和钟金的梦境就证实了这一点。这类梦的成因多是由于在现实生活中惧怕某类事情的发生。

  四、预示未来的梦境

  有的梦境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在现实中真实地发生,也就是假梦成真。梦中出现的场景、事件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出现的梦即“预知梦”[9],这类梦也被称之为“预兆梦”。“预兆梦”又被“分为体内预兆梦和体外预兆梦”[10]。而在这两部小说中,预示未来的梦境几乎都属于体外预兆梦。

  在《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阿兴喇嘛的梦到:“后来在一座山前,阿兴停下了脚步,他下了马,端详了眼前这座山好半天,然后又伏在地上闻了闻,他对钟金说:‘就是这里,我梦到过这里,一模一样,连地上的气味和梦里的都一模一样。’……‘在梦里,我和师父一直在这里修定,有一块石头从山上滑落下来,磕破了师父的头,我清晰地看见血流到了岩石上,是莲花的形状,找到那块有血迹的岩石,就在那里建寺,它的名字就叫莲花寺吧。’钟金对阿兴喇嘛的话将信将疑,梦里的场景难道真的会在现实生活中印证吗?阿兴喇嘛的脚步变得匆忙起来,梦中的道路清晰可见,后来他终于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停下了脚步。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就是这里’。让钟金感到惊奇不已的是,岩石上确实有一摊暗红色的血迹,风把血迹吹进石头里,留下了如同莲花般的形状。”依据梦中出现的场景,在现实中去寻找梦中的事物,并且真的找到了,也可以说是神奇的。梦的神秘性、梦的荒诞、飘忽的不可解性,甚至梦境的恐怖性,都有助于形成小说的魔力[11]。在《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索南嘉措的梦境:“索南嘉措确实预见过他和蒙古首领相见的场景,那次预见来源于他的一个梦。他的梦里有潮水的气味,有蓝天,有能看见自己影子的湖水,那是一片天与水连接在一起的湖水,水面大极了,他一生行走在藏地的山山峁峁,没少见到大的湖泊,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湖泊,他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他更相信眼前看到的就是书上描写的大海。那个穿着白色袍子的老人很慈祥地看着他,他留着花白的胡子,他的目光像他身后的湖水一样深远,他告诉索南嘉措,他是蒙古人的汗,他从千里之外的草原来到这里,他能来到这里,相见的心是虔诚的。”

  下面就是这个梦境实现的场景:“经过了几个月的跋涉,索南嘉措一行终于走出了藏区,进入了蒙古人管辖的草地,那里已经有阿拉坦汗派来的使团,迎接大僧索南嘉措的到来”,“空气中有了潮湿的味道,那味道来自记忆的深处。索南嘉措寻找着潮湿的来源,后来过了一道山梁,他看见一片海子,那海子的面积非常大,大得看不到海的边际,天水相连,碧波浩荡,这就是西海湖。五月的风吹来,索南嘉措的脸上非常潮润,他依稀地想起了自己某时的梦境,就是这个地方,没错,连这忽涨忽降的潮水声都是一模一样的。”“索南嘉措看到了阿拉坦汗,那个穿着白色袍子、骑着白马、身体瘦高的老人一定是他,梦里他见过他,他朝着他微笑着,在他的身后,是一个漂亮的妇人,她穿着红骨朵云裙,没猜错的话,她就是阿拉坦汗的哈屯。”

  在《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的预示将来的梦境既合情又合理,充分体现了作者的良苦用心。将梦境作为一种预知未来的手段,让所有的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是这部小说的点睛之处。

  《河套往事》与《三娘子的五色草原》相比,就稍微逊色了些,但梦境描写也同样是小说中的一大亮点。张成在病重的时候梦见自己死去的族叔笑着对他说:“你过来”这个梦直接预示着张成已经到了灯尽油枯的时候,他在交待一些身后事之后就去世了。还有杨大全在临死时梦见自己的公中着了火,“臆想之中的大火在入土为安的几天后,奇迹地发生了。”张成和杨大全的梦境都应验成了真实的事情,这也是梦境的一个奇特之处、神秘之处。这两部小说中预示未来的梦境,可以说是由于人的某种心理感应所产生的。阿拉坦汗和索南嘉措的梦境具有一种神秘性质,但也可以是因为二人在现实中具备了可以会面相逢的机会和条件,又或者是有了会面相逢的使命,在各自的心理上就有了会见的强烈渴望,所以就出现了梦中的场景。

  结语

  《三娘子的五色草原》和《河套往事》都是长篇小说,故事都是围绕着一个主人公钟金和张进财去展开的,可以说都是一部个人成长史。这两部小说中频繁地出现了梦境描写,归纳起来共有四类:回忆往昔富裕生活的梦境、紧随现实生活并反映现实的梦境、与现实生活相反的梦境和预示将来会发生的梦境。这两部小说中的梦境都是紧随现实生活的,是反映现实状况的。在《三娘子的五色草原》中,阿兴喇嘛寻找建寺地址的梦和阿拉坦汗、索南嘉措的相逢梦等预示现实未来的梦境是这部小说所独有的,是《河套往事》这篇小说所没有的。这两部长篇小说中的梦境描写与其他小说的梦境描写相比,其独特之处就在于它的单纯。两部小说中的梦境都只限于和只服务于小说文本和人物,并无其他延伸的批判、教育、启示和揭露等意义,只为了让小说变得合乎情理、首尾相应,或只为小说增添一种神秘性。并且每一次的梦境描写,都是紧随故事情节的发展而形成,时间的跨度不是很大。这便是这两篇小说中梦境描写的特色。

  本文由《赤峰学院学报》整理。

浅论赵耀东《河套往事》《三娘子的五色草原》的梦境描写

期刊名称:赤峰学院学报
主管单位: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
主办单位:赤峰学院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址:内蒙古赤峰
语  种:中文
开  本:大16开

投稿邮箱:cfxyxbz@163.com

国际刊号:1673-260X
国内刊号:15-1343/N
发行范围:国内外统一发行

创刊时间:1986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