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山东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的美育作用研究

2021-07-20 11:50:06

  摘要:在山东吕剧表演中,声腔与唱词对于审美内涵的诠释具有重要作用。本文通过分析其在高校学生审美教育中的作用,揭示吕剧既要在适应新环境及当代人的审美诉求中不断的调整、改革,也需要全力重构一个有利于吕剧传承和创新所需要的人文语境。吕剧走进校园,尤其是对高校学生进行吕剧在内的传统戏曲审美教育,不仅有助于提升其文化身份认同感,还是构建其健康发展语境的重要环节。

  关键词:吕剧;美育;创新;文化身份认同

  清代后期最先发源于山东东北部乡村地区的山东吕剧,后来又进入淄博、章丘、济南等城市发展,成为在区域影响一时的民间曲艺。1920年前后,能够适应城市群众需求、经过“城市化”改造后的吕剧已经是定型、成熟的剧种,成为“中国八大优秀地方戏曲剧种”之一。吕剧,既是山东最富代表性的地方戏曲剧种,也是中国传统戏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近些年来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重点保护和扶持。吕剧艺术作为山东省的“省剧”,具有很强的戏曲艺术文化影响力,无论是在唱腔演唱方面,还是在唱词表演方面,都与身段、化妆、舞美等元素成为诠释吕剧作品内涵、揭示艺术审美价值和进行文化身份认同的重要基础。审美教育,也是我国当前教育中最受重视的教育教学内容之一。审美教育(下文简称“美育”)是试图通过艺术欣赏、审美体验来提高学生的想象力、感受力与创造力,达到锻炼学生的发散思维、感性思维,最终实现培养高素质人才目标的综合性活动。美国著名美学教育家艾斯纳认为“艺术教育的一个重要潜能就是帮助学生学会接受和欣赏存在于艺术领域内部和外部的美”[1],音乐活动既是音乐审美教育的重要内容,也是进行音乐教育的重要途径和方式。当代高校中的音乐审美教育,不仅涉及到审美能力、审美方法训练的问题,还涉及到人生理想、美好品格的培养问题,它关系到内在的人性、心灵的陶冶、人格的塑造。高校美育活动的主旨是为了培养复合型人才、造就更优秀的创造性人才。高校学生中既有人数众多、具有一定知识面的大学生,也有一定规模、专业知识水平较高的研究生。如何通过类似于吕剧这种传统艺术在学校中的传播与美育活动,帮助高校学生树立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建立民族文化身份认同感,发掘传统艺术文化对于高端人才的审美感悟与教育熏陶作用,是高校为国家现代化发展培养复合型、创造、创意性人才的重要途径。

  一、山东吕剧在高校美育中的审美文化元素呈现

  山东吕剧中具有多种不同的审美文化元素,对于人们的价值取向、人生观念具有独到的作用。在吕剧中,无论是生活化的故事题材、剧情语言,还是源自生活又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表演、动作等,都能通过受众群体的视觉、听觉、感觉等联觉作用,产生很强的影响作用。吕剧艺术在对高校学生产生影响的过程中,审美元素也具有独特的呈现方式特点。这些不同元素,对于高校学生的审美体验、内在感受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其一,吕剧艺术中的声腔与语言具有独特的审美特征,可以在吕剧表演中通过润腔、韵脚、唱法的控制以及咬字、吐字等方式对学生产生丰富性的审美感受,能够在美育过程中起到“润物细无声”的感化作用。

  在吕剧中主要使用两种不同风格的唱腔———“四平腔”和“二板”,不同的基本唱腔体系包含了不同的情绪色彩和感染力,也具有各不相同的审美特征和内在情感,成为剧情对比或戏剧性情感表达的重要基础。在“四平腔”的唱腔体系中,绝大多数声腔都具有吕剧艺术腔调的基本审美特征,象征着吕剧中的深刻内涵———运用一板三眼的节奏变化,表现那些慢速、陈述性、回忆性的故事情节,或象征着舒缓、沉稳的人物形象、性格特征,或用于深沉、怀旧的气氛渲染,或运用于自传性、厚重的情感表达等等。这一类声乐唱腔运用于吕剧表演中,一般都会强调唱腔在气氛塑造、音量控制、意境转变等内容的渲染作用,同时也会通过节奏、音型、板式变化实现剧情的戏剧性发展效果。这类“四平腔”在表演中,“还具有鲜明的‘一腔多用’习惯”[2],从而使得不同吕剧作品中的声腔充满了即兴性和类似性的风格特点。

  “二板”唱腔则与“四平腔”具有对比性的审美风格特征,也是吕剧的基本腔调类型之一。这一声腔采用的基本是一板一眼的节奏,凸显一种相对快速、明朗的剧情气氛。但这种唱腔在具体演唱中的实际效果也常常体现出较之一板一眼更慢的速度效果。这种“二板”声调所表达的情感、剧情紧张度、场面气氛等都是与“四平腔”相对应的色彩,这种更为流畅性、动荡性的唱腔能够象征或暗示剧情情节、气氛的变化,同时也能够渲染出剧情人物的情感、情绪的转变或审美风格、气质的变化效果,不仅适宜进行剧情铺述与不同情感的表达,也适宜进行戏剧性内涵的诠释,对于高校学生的理解与感知都具有一定的引导作用。在表演“二板”声腔的过程中,常需要根据不同的剧情特点,体现不同吕剧作品的具体特色,或者利用带有跳跃性的节奏音型进行剧情叙述,或运用不同技法表现剧情的戏剧性发展,或展现出不明显的、动荡性的情感变化轨迹,也可以进行逐步高潮的戏剧性推动,这些有助于学生对戏剧性内涵的把握。“二板”在表演中呈现出不同类型的情绪、情感,带有质朴的审美价值特点,与“四平腔”常常共同组合使用,可以形成不同审美风格的舞台、场面、气氛,暗示着吕剧剧情的交替或变化,对于学生具有很好的视觉、听觉冲击力。

  其二,吕剧剧情表演中的唱词结构,较好体现出传统诗词的格律美与韵律美特点,具有很强的艺术审美价值。虽然这些唱词都比较质朴,但都经过创作者和表演者的精挑细选,反复斟酌,因此使用的唱词结构,普遍展现出诗词中的朴实、含蓄等美感特征。吕剧唱词的结构所带来的格律美或音韵美,可以运用于高校群体的审美教育中。吕剧源自山东民间,因此在具体演唱中伴有生活化、口语化的唱词和语言音韵特点。但作为一种经过在大城市传播、经过改造的成熟曲艺形式,吕剧中唱词选择方面也是格外注重艺术情感和审美价值的。因此,吕剧唱词的音韵、格律特点也意味着它可以作为审美的媒介,引导高校学生的审美体验活动,可以发挥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的审美教育作用。在清末明初城市化的过程中,吕剧的唱词结构不仅确立了完全以山东地方方言作为创作标准的规则,还确立了唱词结构的表演原则———运用七字句唱词为基本结构,运用十字句、五字句作为变化、对比的结构原则。绝大多数吕剧作品中的唱词都是采用七字句结构形态,这种通篇一致的结构,不仅具有句式规整、韵律稳定的特点,还在节奏速度与情感表达方面,带有较强的山东快书特点。吕剧中的唱词还常常运用格律变化特点,或表达出丑角的滑稽形象,或表现带有喜剧性的角色特征,也可能运用于复杂人物的嬉笑怒骂、喜笑颜开等人物心理活动变化中。

  其三,吕剧作品中所运用的山东方言,常常在发音规律方面体现出与普通话的千丝万缕关系,要么是比较接近的韵味特色,要么是带有很强的唱词语言特征,要么是具有类似的音调审美趣味特点等等。因此,吕剧唱词和普通话用词,在音韵方面具有较强的相似性特征,都能够更好的展现出语言的音韵美特点。在吕剧剧情中所运用的方言,就常常带有“儿”化音的情况,这种地方性的音韵特点凸显了传统艺术地域性审美特征,也体现出与普通话用词比较接近的韵律美特点。如在吕剧作品《王小赶脚》中的“一辈赶脚穷三辈,你还是送他南学念书文(儿)”,这一句就体现出吕剧中常见的“儿”化音特点。吕剧唱词的音韵也体现出与传统普通话相似的有序性特征。比如在吕剧作品《醉八仙》中常出现“年年岁岁来,岁岁年年苦”,“一人一壶老酒酣畅淋漓,逍遥自在晨露醉倒八仙”等从七字句唱词组合结构派生出的五字句、十字句等不同形态。这些派生唱词结构中的音韵,也都带有对阵、押韵等规律性特点。变化的十字句通常会和“四平板”的唱腔结合使用,演唱出一种中速、平稳或慢速的节奏、速度特点,常被用来表现书生的人物角色或朴素、老实的百姓角色等。五字句常常以山东方言形式运用在“道白”、“旁白”中。而不同音韵的交替,则构成了规律性和富有地方性的语言格律情形,富有独特的感性审美特征。

  二、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进行美育的传承模式

  吕剧表演中所蕴含的诸多审美元素,可以很好的对高校学生进行审美教育,促进学生创新、创意能力的提高,同时起到对学生进行感性体验与发散思维训练的作用。吕剧的传承模式,既是对高校学生进行审美教育的基本模式之一,也是对其进行传统艺术推广、促进民族艺术保护与传承的必由之路。“随着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工作深入人心,学校不再仅仅停留在每年的进校园演出活动”[3],多种多样的推广传统艺术、“非遗”艺术活动在校园积极的开展起来,促进这些民间艺术在校园学生中的传承。

  其一,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进行美育的传承模式,既可以在校内课堂展开,也可以充分利用学生课外时间、场地、媒介等因素,引导学生针对性的学习。这种充分运用课堂教学,也发挥舞台演出、多媒体介质作用的传承方式,对于建立学生的文化身份认同感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意义,对于激励学生主动、积极的传承传统吕剧,研究其中的审美元素等都具有现实性的功用。利用多种方式促进吕剧在课堂教学、欣赏、活动中的传播,不仅可以促进这种地方性艺术的流传,还可以让高校学生参与其中,对具有特定时代、地域语境特征的传统吕剧进行改良与创新,继承传统吕剧中的深层思想、内涵特点,以及审美、娱乐的形式特点,同时产生地域文化身份认同感。高校学生对其进行课上、课外,舞台、流媒体等多种渠道、方式的接触、学习与传承,都是主动接受审美教育的传承路径之一,也是感受传统艺术、培育审美能力的重要模式之一。因此,针对高校学生进行审美教育,需要发挥学生在运用多种媒介、流媒体形式进行欣赏、学习的积极性,需要将传承作为高校学生审美教育的基础模式,对于吕剧的发展而言也具有独特的历史意义。

  其二,吕剧艺术的传承,需要重视高校学生对山东方言的了解和学习。方言的地域特征是地方传统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也是最灵动的历史和鲜活的人文体现。山东民间语言与其他地域语言一样,具有非常生动的表达特点,学说山东方言,了解不同语言中的内涵、情感特征,对于引导高校学生在接受吕剧表演中的审美取向、内涵理解等环节都具有重要作用。无论是针对传统吕剧中的声腔讲解,还是声腔唱词的演唱、身段表演等肢体语言的配合,都需要引导学生对山东地域不同方言的深入了解。吕剧中的独特方言运用,是山东戏曲文化的表达与审美载体之一,充分发挥这一元素在演出中的沟通作用,可以让方言成为连接受众与地域文化的坚实纽带。因此,在吕剧的传承中,不仅需要从根源上传承吕剧中唱词的方言编剧特点,还需要与普及、讲解山东方言活动紧密的结合起来。在对高校学生进行审美教育教学中,注重吕剧中的方言内涵解读,对于宣传、推广吕剧的影响,提高学生对吕剧审美元素的接受与传承等具有重要的群众基础意义。吕剧作品表演时所运用的方言中,还彰显出地域性的审美取向特征。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吕剧是山东地域身份文化的表达方式之一。

  其三,吕剧中的声腔传承,也是沟通吕剧作品与高校学生审美感知的重要桥梁之一。课堂上可以通过心传口授等方式促进声腔的传承,有助于更好地培养潜在的吕剧学习群体,最终实现不断扩大观众规模的目的。吕剧艺术产生成长于山东民间,本身带有较为浓厚的民间性音调特征。但在后来的城市发展中,在定期演出民俗元素与娱乐活动中,逐渐引入了其他有益的声腔及表演元素,从而架起了吕剧艺术与城市高文化素质群体间的沟通桥梁。因此,吕剧声腔的传承,可以以课堂教学、课外欣赏等常态化的方式融入到对吕剧审美内涵的接受中。比如可以通过发挥富有变异特征的声腔,引导高校受众群体对“四平腔”“二板”等原始节奏进行更为细致的了解,也可以引导学生通过常规板眼与派生板眼节奏的不同特点,掌握其在作品中的功能角色作用,还可以引导学生通过对比慢四平、快四平、二六板等不同变化板式特点,提升高校学生对吕剧展开中起、承、转、合等功能作用的认知,深入了解传统审美的内涵与视角特点等等。吕剧中一些约定俗成的审美与表达习惯,可以让高校学生在传承吕剧中更深入地了解地方艺术文化特点,可以让学生在了解传统美、体验传统美的过程中产生很好的美育作用。

  三、吕剧艺术对高校学生进行美育的创新路径

  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进行美育的创新路径,具有下列三个层面的内涵:

  其一,需要结合当前的时代特点与受众群体的生活、精神、审美情况进行吕剧的精品创新探索,寻找创作传统吕剧精品的思路与方法。吕剧作为一种地方戏曲,本身的传承与发展就是适应时代变化与延续传统特色的产物,在这一过程中不断的创新吕剧剧本与音乐,既是吕剧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对高校学生进行审美教育的重要途径。创新吕剧的剧本,需要针对学生的现实情况进行题材的选择与音乐风格设计。在剧本创新层面,一方面需要适应当前高校学生的高素质状况,提升剧本创作中的戏曲文学水平,以便实现学生兴趣培养与戏剧传承相结合。同时也要根据日新月异的艺术文化发展,赋予吕剧作品更为鲜活、灵动的时代内涵与审美价值,从而适应时代、地域与高文化群体的当前现实需求。另一方面,需要对吕剧的题材进行创新,将更富有现代意识、地域文化、创新特色的题材与富有现实影响和当前价值意义的剧目结合,经过对吕剧作品进行系统的创新,然后将这些适应新时代高校学生群体普遍趣味、审美水平和审美取向的作品在高校学生中进行推广。在利用创新吕剧对高校学生进行审美教育的过程中,还需要根据学生对吕剧的具体喜好、对剧种知识的了解等情况进行相应的题材、风格表演创新,从而确保创新后的剧本、表演风格与学生的基本诉求保持一致。在当前的情况下,应该改变过去常常选择宏大叙事的历史、厚重题材的状况,发挥在宏观视野下的委婉表达的感悟作用,或者发挥此类题材中“小切面”的“透视”作用,比如通过吕剧微型化、小型化方面的创新等等,来确保这种缩小版吕剧在对高校学生审美教育中的影响效果。在对这种小型吕剧进行精品化创新过程中,要突出传统吕剧的基本风格和语言表演特点。这样既可以突出济南、淄博、滨州等地的民俗、方言特征,也可以使创新后的短小吕剧依然保持着鲜明的剧种特征。

  其二,探索对吕剧艺术的作品形式与审美风格进行创新的路径与模式,运用新风格、新气质的吕剧作品来提升高校学生的审美能力。创新吕剧的过程中,创新唱腔和唱词尤为重要,这样可以确保吕剧的基本特点。比如唱腔音乐方面的创新,可以探索以济南、淄博一带的方言为主,同时也吸收省内其他地市的特色方言作为唱词的创新模式。这种语言创新方式既可以确保基本唱腔风格特色,也可以强化吕剧语言本身所特有的韵味、韵律特点。吕剧艺术的创新,不应该囿于既有的传统乡土气息,需要摆脱民间诸多元素的束缚,“在板式的创作中,借助现代音乐、西方音乐元素的融入,对曲牌音乐进行改变运用,以适应各种题材、人物性格塑造的需要,增强吕剧音乐的戏剧性和表现力”[4],为吕剧融入更富有时尚性的语言。音乐板式上的创新,既可以适度的融入附近地域的其他剧种曲牌,也可对流行特征的音乐曲调进行创新,以适应吕剧中各种不同题材表达、人物形象塑造与性格心理刻画的具体需要,从而将吕剧使更富时尚性的风格特点,同时大大拓宽吕剧音乐的内涵张力与戏剧表现力。这些吕剧元素的创新,还可以渗透在对剧目的改革创新过程中。取材于现实题材、具有时尚流行元素特征的作品,再融入创新的表现形式,不仅能够更有助于发掘吕剧的艺术表现力,也能够更加激活吕剧的创造力,从而培养一大批富有创新影响力的艺术演员,对促进吕剧艺术的发展和增强吕剧在高校中对学生的美育作用都具有重要意义。

  其三,重构吕剧文化的良性生态系统的途径探索。在吕剧艺术的创新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重建完善的良性的吕剧文化生态系统。吕剧的线下演出形式与传播模式都需要因地制宜的创新,既可以很好的保持吕剧的演出活力和积极性,也能够实现进行高效、广泛、快速传播的目标。高校中的学生群体,普遍具有一定的艺术修养和较高的文化基础,他们在参与创新吕剧的表演过程中,会主动地根据自己的兴趣,聚焦选题与风格呈现模式。在创新出精品的情况下要充分发挥流媒体在吕剧传播中的作用。这种吸引学生参与,塑造吕剧发展生态语境的模式,不仅可以促进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的美育水平提升,还可以在这一过程中培育一批大型精品剧目所需要的艺术人才与热心观众。不断促进创新剧目的快速传播,对重构吕剧发展语境而言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在当前的大数据语境下,充分发掘吕剧在网络、媒体中的发展空间,对于吕剧文化生态的建构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如高校学生普遍运用手机,可以创新性的“发挥手机APP、各类短视频、直播以及网络数字博物馆等作用”[5],广泛的传播创新吕剧的审美影响,建构吕剧创作、演出和传播的良性文化生态。

  结语

  吕剧的发展既需要传承也需要创新,吕剧对高校学生的审美教育也可以通过多种不同方式高效地进行。无论是吕剧表演的传承模式,还是创新模式,都是建立在对吕剧演出中的审美元素发掘的基础上。吕剧艺术的发展和高校学生审美能力的提升,不仅需要运用新时代语境下的新载体、新媒体方式进行推广与传播,还需要在吕剧创新过程中注重从剧本到唱腔、到表演再到传播的健全文化生态系统的建构,这样才能确保高校学生民族文化身份认同感的实现,才能有助于学生的文化“自觉”和民族文化“自觉”态势的发展。

  本文由《赤峰学院学报》整理。

山东吕剧表演对高校学生的美育作用研究

期刊名称:赤峰学院学报
主管单位: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
主办单位:赤峰学院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址:内蒙古赤峰
语  种:中文
开  本:大16开

投稿邮箱:cfxyxbz@163.com

国际刊号:1673-260X
国内刊号:15-1343/N
发行范围:国内外统一发行

创刊时间:1986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