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浅谈民国时期安徽宿县社会教育之概况

2021-03-17 16:00:20

  摘要:清末“新政”中,社会教育改革被提上日程,至民国时期,宿县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教育。从宿县社会教育的行政体制、师资力量配置、经费投入三个方面对民国时期安徽宿县社会教育状况进行分析,诠释了宿县社会教育落后的原因,呼吁当今政府要大力发展经济、培育师资力量,以普及群众的社会教育,进而提高人民的科学文化素质,为宿县教育现代化做出贡献。

  关键词:民国时期;安徽宿县;社会教育;管理体制

  清末“新政”中,社会教育改革被提上日程,政府开始关注广大民众的社会教育。地处皖北的宿县,依照晚清政府的要求成立了“劝学所”和“宣讲所”,创办了“半日学堂”“简易识字学塾”等,多措并举推动社会教育的开展,使当时的宿县社会教育得到一定的发展。至民国时期,政府制定了较为完备的社会教育行政体制,为全面开展社会教育奠定了基础。宿县政府亦按照上级要求设立社会教育行政体制,并投入一定的经费及人员等,社会教育随之有序开展起来。

  一、民国政府与安徽省社会教育行政体制

  社会教育行政管理机构是管理社会教育事业的专门机构,它对社会教育事业的健康成长和良好运行起着重要的作用。民国时期,国民政府制定社会教育行政体制及其宗旨、目标、方法等,安徽各地政府依照上级要求设立相应机构,以推动当地社会教育发展。

  (一)国家社会教育行政体制的设立

  1912年,南京政府成立教育部。为了大力推广社会教育,南京政府设立社会教育司,旨在普及社会教育。1928年,教育部第四科主管全国社会教育,地方社会教育由县教育局社会教育科管理。1929315日,国民政府对社会教育工作做出规定:“社会教育必需使人民具备近代城市及农村生活之常识,家庭经济改进之技能,……养老恤贫防灾相助之美德。”[1]1931年秋,国民政府又制定社会教育的目标:“(一)提高民众知识。(二)增进群众职业技能……发展社会教育事业。”[2]同年11月政府规定社会教育实施方针、方法:“各种教育机关,使群众参……获得生活必需之技能与知识”[3]。民国时期的社会教育工作的目标与方法、方针从此正式确定下来。

  (二)民国时期安徽社会教育行政体制

  民国元年,南京政府令各省提学司改为教育司,司下设科,其中普通科下设社会教育课。按照上级要求,安徽省社会教育课办理社会教育事宜。191611月,各省教育厅成立,并规定“社会教育行政事宜为教育厅第三科主管。至此,社会教育在省教育行政机构中亦奠定了相当地位。”[4]同年九月,安徽省成立教育厅,下辖三科,第三科分管社会教育。

  二、宿县社会教育行政体制

  1907年,宿县劝学所成立。1923年教育部下令各县劝学所改为县教育局。同年,宿县劝学所改称宿县教育局,内设局长、督学、董事、科长、职员,邵瑞卿为局长,负责宿县教育行政事务。1927年安徽省制定《县长办学考成暂行规定》:“县长任满一年后,由教育厅对其在义务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等各方面成绩进行考核,成绩显著的升职、加薪、记功,失职的将褫职。1935年,宿县教育局改为教育科,设科长一人,督学三人,科员与事务员若干。”[5]学校的人事任免、经费的使用均由宿县政府决定。1937年民国教育部指令各县设教育第三科,管理各县教育事务。依照上级要求,宿县教育第三科随之成立,王化襄[6]为科长,负责宿县教育行政事务。1947年教育部通令县废除教育科,重设教育局,下设局长、督学、行政科、教育科。并允许县会以下划分学区,区设教育委员,负责学区的教育事务。其中,乡镇区教育委员会是最低级别的教育行政单位,它由五人组成,院长1人,女代表1人,事务员三人,均有群众直接选举。区教育委员会的职权如下:审议教育计划、筹划教育经费、保管教育财物、核查教育预算决算、讨论辖属乡院长议案及其决议等。此后,宿县教育行政机构建立起来,这为宿县社会教育的进一步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三、宿县社会教育的师资与经费

  民国期间,宿县政府对社会教育比较重视,尤其在师资培养在经费方面的给予大力支持,以此推动宿县社会教育事业发展。

  (一)社会教育之师资力量

  发展教育事业离不开专业教师。社会教育之师资培训受到宿县政府的重视,社会教育之师资培训机构随之设立。

  民国期间,宿县政府开办师资讲习所、简易师范学校培养教师。1905年,宿县第一所师范学校—宿县志成师范学堂成立,孔跃廷为堂长。1919年,李卓云在宿城开办师资讲习所。同年邵瑞卿在安徽省立第四中等职业学校开设师范班,后因军队侵占学校而停办。1929年,宿县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开办师资养成所[7],韩锺声任教学主任,聘请王子炎、何子山等社会名流任教。学校因学生毕业之后难以找到工作而停办。1933年,陈海仙在宿县创办临涣乡村师范学校,学制三年,培养农村小学教员,聘请陈粹吾、张灿五等地方名人任教,后因经费来源枯竭,于1935年停办。另外,宿县政府举办塾师训练班,分别为:1917年,第一期塾师训练班在第一高等小学堂内开办。1918年,第二期塾师训练班在宿县濉溪镇开办,为期一年。1929年,第三期塾师训练班在宿县夹沟区进行。1946年,第四期塾师训练班在宿县时村区开设。

  在抗日战争期间,宿县政府为了培养更多的社会教育师资力量,创办一些简易师范学校。1942年,宿县政府在县立初中设立简易师范班,学制四年;1943年,改其为师范部,迁至宿城石佛寺;1944年,又更名为宿县县立简易师范学校[8]。抗日胜利后,改名为宿县符离简易师范学校。1947年春,学校粮源濒临断绝,难以维系,1948年被迫停办。可见,经费困难等原因,导致宿县社会教育举步维艰。兴办教育事业,需要高素质的师资队伍,而师资质量直接决定教育质量,没有素质高的教师就没有高质量的社会教育。民国时期,以1946年皖北宿县师资为例,当年宿县教师共有1270人,仅51名教师是师范教育毕业的,没有受过师范教育的教师为1208人。绝大部分教师是过去的私塾先生充任,文化水平低,农村教师素质更差。可见,师资质量影响了宿县社会教育质量的提高。

  (二)社会教育经费的筹集和使用

  发展教育事业必须有一定的物质支撑。发展社会教育,亦须足额经费作保障,否则社会教育事业难以健康地成长。1929年,民国政府明确规定社会教育经费应占教育经费总数的1020%[9],下令各省市必须实施,而经费多与少取决于各省的财政状况和地方当局对其重视与否。

  1930年,宿县教育经费主要源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田地租,年约9300银元;二是各种物产附加捐,年约4400银元;三是牲屠义教附加,年约3560银元;四是牙贴义教附加,年约1200银元;五是税契附加,年约700银元;六是每年约1400银元的存款利息;七是串票附加,年约10000银元;全年共约40000银元。以上各项收入,较为确定的有:学田赋附加、烈山煤矿利润提成、商店抽取、存款利息、串票、牲屠、牙贴各项附加[10]。物产出境附加捐四千元为不确定收入,若无战事则有,若有战事则无。后因财源枯竭,教育经费被摊派到各区、乡、街道、保甲,按田亩收取。此外,物产附加、税契等名目还能筹集一些资金。民营学校的经费由校董事会筹集,公、私立学校均可向学生收取杂费。根据《1932年安徽省各县社会教育经费占教育经费总数百分比》知安徽省各县对社会教育投入不均。在安徽59个县中,其中37个县的社会教育经费少于教育部规定的10%,只有12个县超过政府规定的10%;其中泗县社会教育经费1148元,占该县教育总经费59820元的19.19%,居于全省之首。桐城县社会教育经费为851元,占该县教育经费总额59757元的1.43%,居全省最后一位。宿县社会教育经费2900元,占该县教育总经费490155.92%,在安徽省各县中排名第31位,居于落后位置。

  从表3-1得知,宿县农村各学校中设一名教师,负责失学民众的识字、算术等方面教育。教师月工资50元,年薪金600元,工资由民教经费内拨给。如果每增加一班失学民众,民众教师工资则增加一倍。在那恶劣的战争年代,物质贫乏,物价上涨,人民生活困苦,仅此微薄工资难以维持民办教师的生计。

  从表3-2可知,村里的保国民学校教员工资每月(45元)比区、乡、镇上的中心国民学校的校教员工资(25元)高20元。同样,加成数(450元)多出200元。保国民学校设民教教员一人,负责农村的成人社会教育,月付50元,年付600元,课本费16元,其经费由民教经费支给。区、乡、镇上的中心国民学校没设此项,无此项经费。可见,宿县社会教育仅限农村的成年人社会教育。成年人白天忙于生计,养家糊口,晚上须休息,无多余闲暇时间接受社会教育。于是,社会教育成为装饰门面的旗帜,或流于形式而已。

  据王艳来选编《民国教育统计资料汇编》的第25册之93页(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可知,宿县义教师资养成所在1931年全年度经费数(3332元)位于安徽省倒数第五位,平均每个学生每年所用经费(70.89元)位于全省倒数第二位,比第一名的泾县少1955元,比安徽省义教师资年度经费平均数3482元少50元。可见,宿县社会教育经费投入在整个安徽省排名是非常落后的。据安徽督学在19355月的《视察宿县教育报告》载[11]:“去年秋季,由教育局筹款五百元,开办民众夜校四所,问字处三所,阅报处两所……教授附近小孩识字,月予津贴两元……故成绩不良。阅报处分设于文庙及教育局。”据老教师范茂林回忆说[12]:“1931年,宿城有三所夜校,各校均毕业了三期,大约共三百人。教师工资由教育局拨发,每人每月银元十块”。

  综上可知,宿县社会教育机构绝大多数设在县城,诸如县立民众夜校、民众学校等多在城内,距离广大的农村地区较远,社会教育多处于附加状态。此外,教师工资待遇低下,月薪仅两元,最多不过十元,无力养家糊口。夜校四名教师每月工资和津贴共48元,一年576元,而教育局仅拨给500元。且自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宿县地区战事不断,社会教育经费常因战争被挪用,即使政府偶尔拨发一些社会教育经费,亦是杯水车薪。在如此恶劣环境下宿县社会教育成效并不显著。四、结语综上所述,通过追溯宿县社会教育发展历程,梳理民国时期宿县教育的有关资料,可以得出如下结论:至民国时期,宿县现代教育体系得以真正建立,政府在教育经费投入、师资配备等方面做出了较大努力,并对当时及其后的宿县现代教育产生了积极影响。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当时所为之不足:一是广大群众社会教育观念淡泊,学习动力不足。由于广大民众深受受几千年封建科举考试的影响,人们言及教育,便指学校教育;谈及学生,就指青少年,而广大的失学成人民众的社会教育,知之甚少。二是经济不发达制约了社会教育健康成长。“从个人来看,可以接受何种程度的教育,与家庭经济状况密切相关。在一个国家内经济贫困的地区常常是教育落后的地区,人们连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就无暇顾及教育。”[13]在民国时期,宿县人民生活困苦,整日挣扎在死亡线上,为了生计而不得不忙于奔波,无多余闲暇时间进行社会教育。三是社会教育缺乏连续性。宿县地处交通要道,兵家必争之地。唐朝庞勋起义、宋金战争、明清白莲教起义、捻军义军均在此轮番上演。民国以来,战事更频。1912年的国民革命军和辫子军在宿县大会战[14]1920年直皖战争、1924年直奉战争、1925年奉浙军阀混战、19291930年中原大战、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1948年淮海战役,宿县人民均被卷入其中,宿县政治、经济受到严重的破坏。战争使宿县社会教育事业得不到持续、健康、稳定地发展,更无法取得巨大成效。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发掘、整理民国时期安徽宿县社会教育史,可以对当今宿县社会教育的发展提供借鉴,并为宿县现代化教育奠定基础。现今,社会教育为适应社会需要,设置成人教育、职业教育、函授教育、业余教育等形式,弥补了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不足,成为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并且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值得学界关注与研究。

  本文由《赤峰学院学报》整理。

浅谈民国时期安徽宿县社会教育之概况

期刊名称:赤峰学院学报
主管单位: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
主办单位:赤峰学院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址:内蒙古赤峰
语  种:中文
开  本:大16开

投稿邮箱:cfxyxbz@163.com

国际刊号:1673-260X
国内刊号:15-1343/N
发行范围:国内外统一发行

创刊时间:1986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